【安雷】The Road To You

洛覡律x巫见:

*是coco(寻梦环游记)的paro
(端着这么复杂的设定仍旧私设如山
*换角度有,并不一直是一个人的视觉
*是给晞晞@黑穗醋栗 的无料!
(为什么无料是文·捂脸)

-----------------------------------

-1-

我已经在这边住了很久了,街坊邻里都对我很好。
我在这里没有亲人。原本我以为能在这里找到师傅的,但是他们告诉我,一个人如果被所有生前认识的人所遗忘,就会永远消失在世界上。
我说对哦,师傅一辈子没收过几个弟子,一世没有子嗣,隐姓埋名隐居山林,他老人家去世前还活着的徒弟就剩我一个了。
而现在我也死了。
我不知他身在何方,灵魂的散沫会去向何处,所以我对着金光最终会融进的天的上方,仰头看了很久。
人死后也会保留生前的能力,元力技能也好,其余能力也好,万千世界无奇不有,我交代在凹凸大赛里的余下的人生原本能见到的东西都在亡灵的世界里见了一遍。
我进来的时候,是一只七彩的小马领着我到了居住的木屋前,门牌上写着安迷修三个大字。
同一个世界来的人,死后的住处也都在一起。我见到了许多大赛里比我更早被回收的人,但我找遍了所有的大街小巷,都没有找到他。
我来的时候,从大赛中存活下来的只剩下包括我在内的两个人,不可能再多了。
而且他是死在我前面的啊。
我摇了摇头,似乎想通过这样幼稚的方法除去脑海中关于“他会不会像师傅一样消失”的可怕猜想,随即又摇了摇头,否决了自己。
因为最后剩下的,是绝对不会忘记他的人。
看来我真的不擅长动脑筋,因为我皱着眉头想了很久,也没能得出一个结果。
哎。
我搂着我的小马问道,他在哪里呢?
小马扯着我的衣服,把我拉到了一座花瓣桥前面。
桥凭空架起,由数不尽的橙色花瓣密密麻麻地聚在一起组成。顺着桥远远的能隐约看见对面的陆地。
我想踩上桥,却一脚陷进了花瓣中。我把脚抽回来,蹲下身来,用手捏起一片花瓣,仔细端详,花瓣不大,颜色很亮,中心发着微光。
现在不是亡灵节,是不能去到对岸的。
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吓了我一跳。我转头去看,是艾比和埃米。
老姐说一定要跟过来,所以——
埃米摊摊手解释道,被艾比敲了一下脑袋。
我只是想来问问大赛最后的结果,之前恰好没找到机会而已。
红发的女孩子叉着腰,赌气一般地说道。
是卡米尔赢了。
我笑了笑,回答了她的问题,转过头来继续打量手上的花瓣。
什么?居然是那个面瘫矮子活到了最后。
她不服气地跺了跺脚。
我笑而不语,指尖摩擦着软嫩的花瓣。
这是从亡灵界通向人界的桥,你研究这个干什么?
她看我没有解释的打算,就把注意力放到了我正在做的事情上。
去找一个人。
我松手,花瓣就轻飘飘地落回了原处,和别的花瓣杂在一起,微光连成一片便是温柔的光从中溢出的感觉。
你刚刚说现在不是亡灵节,不能出去。也就是说亡灵节的时候就能出去了?
艾比看着埃米,两人一同摇了摇头。
不,如果人界里没有在生前就认识你的人人好好保存一张你的照片——喔,还要是思念祝福你的人,那么你就没有过桥的资格,就会像刚刚一样陷到花瓣里面去。
埃米说。
不过究竟有没有人保存,这个你可以等亡灵节那天,灵关工作人员检查的时候试一下。
艾比指着身后一排空无一人的检查处。
因为平时无论是谁都不能过桥,所以现在那里不会有人上班。等亡灵节那天你就会见到他们了。
她补充道。
我道了谢,看着他们两个就此离开。接着再次望向了桥的另一端。
你还活着啊,那就好。
雷狮。

-2-

我刚刚到这里的时候,收获了不少人奇怪的目光。
那不是雷狮吗?怎么会......
我没有理睬他们,正了正头巾,环视了一下四周。
这是一个七彩的世界,城堡、街道乃至每一处的墙壁上都是炫目的线条。我瞟了一眼,眼睛显然还没有从凹凸大赛的黑暗中适应过来,感到有些刺眼,就低下了头。
无趣。
我把手插在口袋里,正准备向前走,忽然听到一声怒吼。我心想难不成我死了还要再死一次,回过头去,看见一只五彩斑斓的大狮子。
好大的灵魂向导!
我听见旁边的人这样惊叫道。
灵魂向导?
我试探着摸了摸它的鼻子,它舒服地眯了眯眼睛,展现出了不符合它体型的温顺。
老大!
我听见有人在喊我,一边在心里想着怎么今天这么多东东西想吸引我的注意力,一边回过头去,看见围观人群中一个高高大大的金毛——是佩利在冲我招手,帕洛斯站在他的身旁。
老大你的灵魂向导好帅啊!看起来好厉害,我能不能和它比试比试?
他跑到我跟前,帕洛斯不情愿地在他身后跟了出来。大狮子情绪不妙地低吼了一声。
别闹。
帕洛斯把他向后拉了拉,然后看着我,欲言又止。
住的地方在哪里?
我没有在意,只是这样问道。
帕洛斯看了看我身后的狮子,又看了看我,踌躇了一下刚想开口,却被佩利抢先了。
佩利指着我的灵魂向导说,它应该会带你去啊。
我看了看它,它却好似为难地舔了舔爪子,别开了头。
凹凸世界的人都住在这边。
帕洛斯开口了,指着身后的一片城区说。
在这里找总是会有的。
于是我就向那边走去,狮子紧跟在我的身后,佩利一向摸不透我的态度,就习惯性地跟了上来,帕洛斯想拉他没拉住,似乎掂量了一下我对他的态度,然后跟上了佩利。
我一个个门牌找过去,'雷狮'没找到,倒是找到了'安迷修'三个字。
我的心猛地颤了一下。
他死了吗?
帕洛斯摇了摇头。
这里没有人住,但几天前这个门牌出现了——门牌出现就代表他近期之内会死。
他补充道。
那没有我的门牌就代表我还会活过去?
我挑了挑眉,并没有深究这个假设的可能性,毕竟我现在死了还来到了亡灵界,本就是在现实认识以外的事情。
那老大要在我们那——
佩利问了一半就被帕洛斯打断了。
我轻笑了一下。
不必紧张,我没有为难你的意思。
我看了看眼前的木屋。
我住这里好了。

走进屋子关了门,他们也就离开了,我看着空空如也的木屋,躺倒在了床上。
床板很硬,摁得我骨头隐隐作痛,我却懒得再动了。
安迷修啊安迷修。
我在心里说着。
我这才刚救完你,命都给搭上了,你怎么就又要死了呢。
我抬起一只手压在眼前,像是想要把闭上眼以后还能漏进来的光一并赶到视线范围外,眼前终于是一片漆黑。

-3-

我初到这房子的时候觉得很奇怪,因为屋子里的东西摆得和我习惯的位置一摸一样。
我坐在床边,老觉得有某人的气息,桌上竟还摆着一个酒瓶。
我坐在床上抱着膝,忍不住在想他的样子。
突然,我听见屋外传来的猛兽的吼叫声和我家小马的哀鸣声。我出屋去看,发现了一只比我的马高上几个头的大狮子正在闻地上瑟瑟发抖的它。
狮子旁边,是佩利。
他看到我显然是很惊讶的样子,一边摸着狮子劝它别吓唬小马,一边问道。
你也输啦,那岂不是卡米尔赢了?
我点了点头,走下台阶搂起了我的马,抚平了它慌张至极的情绪。
你见过雷狮吗?
我问他。
他愣了一下,然后满脸疑问地指着我身后的小屋。

老大一直都住在这里啊,我今早才看见了他。

-4-

在我住下以后并不大久,我迎来了一位访客,是一位白发苍苍但很有神韵的老人家。
他腰板挺得很直,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礼貌地拉响了门铃。
我在心中猜测着来者的身份,并没有在自己的记忆中找到这么一号人。
你是迷修的朋友吗?
他看了看门牌,又看了看我。
没跑了,我在心里说道,这就是那个给安迷修塞了满腔爱与正义的“我师父”吧。
我迟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我们是对手,我强调道。
那就是亦敌亦友了?
老人家笑了笑,似乎就是想把我和安迷修中间细细的几根线扭得更粗。
我有些无语,不知说什么好。
这里是有途径看见现实中发生的事情的,我看见你救了他。
他平淡地说道。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予以自己的解释。
迷修这孩子,我走的时候还没能教完他所有的东西,所以他行事也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有一点尤其显著——那就是心里想的东西熟悉的人一下就能看出来。
我下意识点了点头。
老人家注意到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出了一个问题。
迷修的态度我是知道的,那你呢?
老人家不一般啊。
我注意到原本和气的眼神现在化作了认真。
我不知道。
我说道。
但我比较希望我能在他死之前活过去。
老人家顿了顿笑出了声来,再也没说一个字就离开了。
兴许是听到了我在心里说的后半句话吧。

——这样我就可以再救他一次了。

-5-

亡灵界的日子很普通,乏味到我放下了手里的剑开始趴在床上发呆。
小马会在这时候拱拱我的腰,我就会让开一点点位置让他把头搁在床上,舒服地让我给他摸头。
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过去的。
原本解决的关于雷狮生死问题的问号由于佩利的回答又在我心中划了一个圈。
反正我始终是没有找到他。
就这样,日子到了亡灵节那天。
我到海关口排队,居然通过了安检,但一时之间却不知自己该去哪里。
我又听到了熟悉的狮吼,转头看到五颜六色的大狮子长出了五颜六色的大翅膀。或许是在外再没有亲人的缘故,我看到佩利和帕洛斯站在海关内。
大狮子看起来很凶,但其实又似乎没有恶意,拱了拱我,似乎是让我上去的样子。
反正我今天也没有带小马出门,亡灵除了消失外也不会再死一次,于是我就爬到了他的背上。
狮子驮着我走上了橙色的花瓣桥,走进了亡灵界与现实交界的大门。
外面的人似乎都看不见我,狮子载着我飞,我们飞离了这个星球,他却似乎还没有停下的打算。
我们越飞越远,他背上的毛中夹着的花瓣都失了光彩。但一路上,不知是不是我看错了,我总觉得宇宙星空间,有那么几片橙色的光在指引狮子的前路。
终于,我们来到了一个很小的星球,很安静和平,像是我会喜欢的地方。来的路上我睡着了,再抬起头来时,看到的是漫山遍野橙色的花朵,空中被吹散的也是那样的花瓣。
狮子落在地上,开始悠悠地漫步在花丛中——朝着一个方向。
我的心突然跳得很快,就像是比我提前知道了什么。
先是红色的围巾,再是白色的头巾。
手中拿着打篮子,撒了一地的花瓣。
我听见了他的声音这样说。

把花瓣撒成路的样子,他就能找到我的位置。

他抬眸看了看被花瓣铺满了的地面。说不清是认真的还是在调侃自己的幼稚行为。
想跟他跳支舞,这么多大概也够了。

-6-

但是天不遂人愿,我感到自己被复活,身子化作光升到天上时,他都还没有死。
我闭上了眼睛。

再待到我醒来的时候,有好大一阵子都没反应过来。
我活了这么久——也就十八年——很少会因为什么事反应不过来。
卡米尔托着我的头,我像是躺在一个祭坛一样的地方。我稍稍抬起头看向他,他微抿着嘴唇,欲言又止。
我的脑子很混,但该记得的却也没有忘记。
我死了对吧。
我问他。
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很少能看到他不知如何回答我的问题的时候。
罢了。
我不想过多追究,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何必多问。
他呢?
我问道。
卡米尔又沉默了。
我不再看他,而是直直地看着天空。
是很清澈的蓝,丝毫没有映出其下土地上一分一毫的黑暗,和我死前看到的一摸一样。
我又问了一遍,他死了吗?
卡米尔沉默了很久,但他还是回答了。
他说,大哥,我觉得他是想去找你的。

-7-

是雷狮。

狮子大吼了一声,我也不慎叫出了声。
他回过头来,不知究竟是听到了谁的声音。
是你呀,他摸上了狮子的头,揉了揉他的毛。狮子却拱开了他的手,趴在地上,坐在狮子背上的我却正好和他平视了。
准确来说,是我平视他,他根本看不见我。
他一开始没有明白狮子的用意,后来像是突然猜到了一般猛地瞪大了眼睛。
是呀,是我呀。
我的手伸向他的脸,透了过去我又抽了出来。
他张开了嘴,又闭上了,看得出是有很多话想和我说。
我等了很久,他终于张口了。

安迷修。
他咬着牙,紫瞳里看不清含的是什么。
你混蛋。

-8-

我死后,安迷修一边继续完成比赛,一边把卡米尔保护到了最后。
卡米尔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是雷狮的愿望。
我现在的愿望是让他活下去。
我知道,卡米尔知道,而他——
其实也知道。
在他情商低的时候他甚至不大明白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而现在他明明已经懂了,却在装傻。
他是在拼尽全力击败了嘉德罗斯以后,自己将凝晶插进自己的心脏的。
因为创世神早就说过,人死不能复生,所以他想来找我。
可是他死了以后,创世神却对卡米尔说,他有两个选择,成为神使或者复活一个人。
这就是老天给我们开的玩笑吧。
我捞着花篮里的花瓣,漫不经心地撒在地上。
现实里的结果我知道了,亡灵节得知的东西也没有忘记。

你这么笨找得到路吗?

我反手将花瓣倒了一地。

-9-

我们互相对牛谈琴地进行问答。
你怎么样?
我觉得橙色的花很好看。
花瓣桥你也走过吗?
我的狮子好像想吃了你的马。

卡米尔看见雷狮开始自言自语以后就再没有出现,只是默默地给雷狮留了几瓶酒。
他毫不客气地拿起来喝,拔开瓶盖就往死里灌。
你喝啊!
他突然吼了一句。
我就从他的酒瓶上又拔出了一瓶啤酒,照着他的样子喝了下去。
我好不容易救了你,你怎么就死了呢?
他醉了,拔下了头巾,已经不知道是在问谁。
我明明是去找你的,你怎么不在呢?
我也醉了,扯开了领带,晕晕乎乎地睡在了狮子的背上。
睡着的时候雷狮还在讲着什么。

再醒来时,花不见了,小屋不见了,雷狮也不见了,我又回到了亡灵界,想必是狮子把我驮回来的。
我向它道了谢,回到了屋子里。

-10-

我知道是他,忍不住就想骂。
我看不见他,听不见他,但我知道那是安迷修在身边的感觉。
我难过得想哭出来,又欢喜地想大喊。
最后出口的就是一句混账骑士。
我听不见他但他肯定听得见我。
就迷迷糊糊地说了很多话。
讲到最后才意识到,按照他的酒量,我最初说让他喝的时候他就该差不多倒了。
我拍了拍狮子的背,就当是碰到了他,反正那肯定是他坐的地方。
我目送着狮子变回彩色,消失在我的视线内。

明年见。

-11-

于是我们年年都会见一次面。
我知道他是知道我在的,因为年年我都能听到他对我发的牢骚,后来为了把话听完我也学乖了,等他醉倒了再喝酒,还能趁着他醉了、我清醒的时候亲一亲他的嘴唇。

赛事结束以后,元力技能都会被回收,只是获胜者的生命不会被夺去。尽管如此,原参赛的参赛者寿命还是会减短,而被复活的参赛者也不能活很久。
他这样对我说。
然后笑了起来。
短寿好啊。
他说。

他和卡米尔的日子就这样过了下去。
十五岁的少年一天天长大,雷狮也愈有成人的样子。
相对而言人死不会再长大,我反而成了最年轻的。
长大的少年似乎是能和大哥在一起就十足开心,毕竟他谋求的与最初一般,是这一份陪伴。
他三十岁那年,雷狮送走了他,我看着他亲吻着卡米尔的额头,将他的尸体火化,于是我就在亡灵界的入口接到了卡米尔。
他看到这个新奇的世界,并没有太过惊讶,想必是因为雷狮已经给他描绘过一遍这里的图景了。
他走到我的身边,我指了指身后的狮子。
你大哥的灵魂向导会带你去你的住处。
他拉了拉围巾问道,那你呢。
我紧紧地看着入口说,我等他。

我看见他走进了小屋,手上拿着的是我的凝晶。
我看着他举起剑,捅进自己的胸膛,鲜血溅起的那一刻,花瓣桥上,我们相拥在了一起。

-12-

从那以后,骑士和海盗就再没有分开过了。

END

---------------------------------

*文风逐渐走向逗比系列的又一产物
*呜呜希望还能过得去,原本是一个更长的故事但是由于设定有点bug所以没能继续下去,就成了现在的版本。因为只是电影也不是系列所以有些摸不透设定的地方我就——
*这种留给读者想象空间的高级货(没有
总是事各种意义上的在一起了,毕竟凝晶又捅了安哥又捅了雷总;
死了活了都是he系列
*要是感觉哪里不大对劲我再悄咪咪改改(小声
*最后悄悄给晞晞笔芯!圣诞快乐!希望喜欢x

评论(2)

热度(48)

  1. 裳-【防什么不好非得防风(눈_눈)】洛覡律x巫见 转载了此文字